在脱欧和一波接一波的疫情的打击下,英国时尚产业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劫难。伦敦最核心的商业街牛津街上的264家商店中,有逾1/5约57家已经永久关闭。

微信图片_20210225160646.jpg

去年12月26日,一名戴着圣诞帽的露宿者坐在牛津街街头,图片来自路透社

  英国零售协会(BRC)日前表示,2020年是英国零售业有纪录以来最糟糕的一年。封城、遊客旅行限制和消费者不愿前往繁华地段,对伦敦等大城市造成了沉重打击。专家称,如果没有大规模的补救措施,像牛津街这样的商业街可能会失去对零售商和消费者的吸引力,数十条商业大街有可能变成“鬼城”。

  近日,据路透社报道,Gap将于7月退出英国和欧洲的所有实体零售市场,仅保留线上业务。

  据LADY OL了解,Gap目前在英国拥有95家门店,但去年于该地区的亏损超4000万英镑。GAP集团另一品牌Banana Republic早在2016年底就已宣布关闭英国所有门店。

  英国零售实体店要负担高昂的商业税本就难敌线上购物的冲击,而疫情的爆发更是让实体零售雪上加霜。曾是英国本土最大服饰集团的Arcadia是疫情下英国损失最为惨重的实体企业之一,集团于去年11月进入破产管理程序。去年12月,Arcadia 集团将大码女装零售商 Evans 以2300万英镑的价格出售给了澳大利亚服装公司 City Chic。

  2月1日英国时尚电商平台ASOS以2.65亿英镑收购Arcadia集团旗下Topshop、Topman、Miss Selfridge和HIIT四个品牌的品牌资产,另外再支付3000万英镑收购相关股权,但是交易不包括实体零售门店及业务。

  作为英国最大的私营雇主之一,不断关店裁员的Arcadia集团仍有13000名员工。由于ASOS此次收购不包括实体零售门店及业务,不过可能会尝试保留牛津街旗舰店。这意味着仅有设计、采购和零售伙伴部门等300名左右雇员的劳动关系会被转入ASOS,被收购的四个品牌的实体门店在疫情影响下大概率会被逐步关停,而这涉及到的约 2500 名员工将失去工作。

  无独有偶,拥有 200 多年历史的英国老牌百货公司 Debenham破产后被英国时尚零售商 Boohoo收购,但对方表示收购仅包含Debenhams 的网站及品牌,Boohoo 并不会收购该公司任何门店。

  ​去年7月,英国最大的奢侈品牌 Burberry 宣布全球裁员约 500 人,其中还包括了 150 名在英国的办公室人员,此次裁员将会对 Burberry 全球 5% 的员工产生影响,并为公司省出 5500 万英镑。另外时装品牌TM Lewin、Oasis和Karen Millen已经从高街完全消失。玛莎百货则计划计划裁员950人,在2024年前关闭85家门店。

微信图片_20210225160841.jpg

英国玛莎百货计划裁员950人

  不断的关店与裁员使得英国时尚产业就业环境异常动荡,已对英国经济产生较大影响。英国国家统计局2月12日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英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萎缩9.9%,为有记录以来最大年度跌幅。

  时尚产业是英国堪比金融业的支柱产业之一,为英国提供89万个就业岗位。据英国时装协会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时装行业为英国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了350亿英镑(约合315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4%,增长率高于英国整体经济增长水平。

  英国时装协会表示,疫情对英国时尚产业造成的打击是英国整体行业受影响程度的两倍,该行业过去十年所取得的发展成就将损耗殆尽。协会同时呼吁英国政府对时尚产业予以切实帮扶,否则英国全球时尚创意的领导地位将岌岌可危。

  在新冠肺炎疫情到来之前,包括化妆品、鞋类、配饰、定制西装和高端酒店在内的英国奢侈品行业每年为英国经济带来 480 亿英镑收入,支持逾 16 万个就业岗位。英国时尚产业的衰落已成为整个欧洲的缩影,奢侈品集团在欧洲的日子也不好过。爱马仕2020年财报显示,除法国以外的欧洲市场销售收入(占比15%)同比下滑20%,法国市场销售收入(占比10%)同比下滑29%。主要受疫情封锁政策的限制,多国门店处于关闭状态。

  而作为对比,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市场销售收入(占比46%)同比增长14%,其中第四季度大涨47%。主要得益于大中华区、韩国和澳大利亚的贡献。

  历峰集团财报表示,第三季度Cartier 和 Van Cleef & Arpels所在的珠宝部门销售额同比增长了 14% 至 23.66 亿欧元,但值得注意的是该部门所有地区都有所增长唯独除了欧洲。

  即便是线上市场,表现不尽如人意的开云集团却在线上销售同比大涨 67.5%,北美地区市场表现最佳,营收与上一季持平,亚太市场营收下滑 2%,而欧洲市场暴跌41%。

  而最近优衣库市值超过ZARA登顶服装企业市值榜更从侧面反映出了欧洲市场冷淡。迅销集团表示,业绩的上涨主要得益于中国市场的强劲复苏以及消费者对保暖服饰需求的增长。截至报告期末,优衣库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已达800家,与优衣库日本门店规模相同。2020财年大中华地区(包括香港和台湾)的营业利润率为14.4%,高于日本的13%。

  相比之下,ZARA的7成门店位于欧美,这些门店由于疫情导致的大规模城市封锁而陆续暂停营业。Inditex集团更是在去年6月宣布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关店计划,计划关闭全球1200家规模较小或绩效低下的门店,旗下品牌Bershka、Pull&Bear和Stradivarius最快或将于今年年中关闭所有中国门店,仅保留官网和天猫旗舰店等电商渠道。

  伦敦大学 Royal Holloway 城市和历史地理学教授 David Gilbert 在研究了时尚地理学后指出,伦敦似乎才是目前四大时尚之都中最脆弱的地方,因为伦敦在时尚产业享有特殊的地位,并不是因为这个城市本身有多么了不起的奢侈品牌,而是源自于伦敦是创新能力和前瞻性的源头。

  “伦敦比其他三座城市更依赖于自身的创新,但是你完全可以想象有另一个城市在创造力、创新和前卫方面能够做到与伦敦一样,” 他说。英国脱欧后,价格上涨和经济的不确定性,也很可能将前卫的独立设计师们挤出这座城市。

微信图片_20210225160741.jpg

Lanvin 2021 春夏系列上海发布会

  如今的英国时尚产业想要走出阴霾仍需多方努力,上海、东京、莫斯科、洛杉矶等城市的时尚影响力正在逐年递增,全球时尚界领袖的地位将受到越来越多质疑的声音,已有机构表示,英国时尚领先地位或将至多保持至 2030 年。

阿迪达斯广告